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时局

栏目首页: 国际 国内 时局 地方

【我们家的报国故事】孙海潮:在中非任大使,我经历了三次惊心动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天天头条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5-25
摘要:2010年8月,我于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公使衔参赞任上被任命为驻中非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

  2010年8月,我于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公使衔参赞任上被任命为驻中非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由于工作的关系,我于2011年3月下旬才辞别巴黎回京述职和作短暂预备,听取指示和走访有关部门,输签证和赴任事宜,携带国家主席签署的任命国书,于4月20日经由巴黎转机,前往履新。

  4月的北京,花团锦簇。4月的巴黎,杨柳抽穗。飞机缓缓解落在班吉国际机场,舱门开启,顿觉一股热浪扑面而来。这里名为国际机场却十分简陋。旅客须经过扶梯下到地面,步行数百米到简易的大楼领取行李。天空如洗,45摄氏度高温下的机场跑道蒸腾起一层薄雾,刺眼的阳光使人睁不开眼。当浑身基本汗湿之后,我意识到这是来到了赤道非洲,感受到了环境的巨大反差。

  抵达使馆,征尘未洗,我当即与礼宾司长商谈次日递交国书事宜。21日中午,我跟随礼宾引导车前往总统府递交国书。博齐泽总统告,本想安顿我下机后直接到总统府递交国书,只因新政府于21日上午才成立,故推后一天。

  递交国书后,我便开始紧张的拜会工作。先后与总理议长及数十名部长会晤,滁州碧桂园欧洲城,探访中资企业和建设工地,接待外交部副部长来访。5月1日早,中餐馆女经理被发觉死于卧房,保险柜被橇。我第一时光赶赴现场观察处理后事,召集华人华侨和中资企业会议做出部署,同时与总统总理安全及司法国防部长交涉,要求尽快破案并切实维护中方人员安全。

  5月20日,我抵达中非一个月。当晚出席外事活动回到官邸,顿觉身体不适,皮肤发紧,连穿几件衣服仍冷得直抖。体温10分钟升高半度,很快便达近40度。这是典型的疟疾症状,赶忙到医疗队输液和服用青蒿素片剂。21日早,我仍按计划主持在使馆进行的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法语节目在中非落地仪式,接待国内代表团和外方出席活动的新闻文化旅游等数位部长及总统府总理府新闻官员,签署合作协议并接受中外记者采访。

  以上是我担任大使一个月里所做的部分工作。

  中非同不少反常国家一样,境内存在数支乃至更多非法及非政府武装,中央政府有效控制区域只有首都及周边地区,国家安全主要靠国际维和。独立50年来,中非共发生过5次政变,政局剧烈动荡民生涂炭。大大小小的流产政变和军事哗变难有准确统计。博齐泽总统就是2003年在乍得支持下政变上台的。

  2011年11月,承建世行公路项目的中方经理和翻译遭非法武装绑架。土匪作案的时机和地点都有讲究:天色向晚行人渐稀;项目经理和翻译检查工程质量最后辞别。数名持枪歹徒赶上我方汽车,用当地语言与黑人司机交谈,司机便掉转车头开向丛林。随后,黑人司机被放回去报信,项目经理和翻译被蒙上眼睛押往密林深处的草地上坐定,俩人被背靠背铐在一起。匪首让经理打电话要钱,并告知了自己的电话号码。我在中非的手机里就存有这个匪首的号码。

  我得知消息后,当即与总统总理内政部长三军总长交通部长及事发所在地省长联系,紧急交涉。我明确要求:采取强制救助措施前,必须和使馆商量并征得同意,首先要保证人质的绝对安全。

  随后三天时光里,我24小时与国内保持联络,多次面有关政府部门负责人,促成三军总长和交通部长前往事发地解救人质,使两名中国员工安全获释。事后得知,这是一次内外勾结的绑票行为。

  2012年12月,4股相互争夺地盘的你死我活的反政府武装组成“塞雷卡”(联合之意)集团,占领半数以上国土,与非洲多国部队形成对峙。博齐泽总统向法国政府求救,期望法国驻军关心控制形势。法国总统奥朗德的回答是法国不干预中非内部事务,驻军只维护本国侨民和利益,态度与前几次截然不同。

  依据我数十年的形势调研品味直觉,这次叛军举事意在推翻博齐泽政权,法国的态度更使之可以胆大妄为,北京赛车杀一码百分百,政局将有大变化。使馆当即决定,中方所有人员安全至上,先撤到首都地区,察看局势变化再做决定。在美国关闭使馆,联合国组织撤离人员的情况下,局势混乱人心惊恐安全无保障,在国务院和外交部的关怀指导下,我方人员撤离的计划提上日程。

  当时,法国、埃塞俄比亚等航空公司均已取消航班,只有肯尼亚航空公司还偶尔不定期派出飞机。300多名同胞,如何安全迅速地撤离?使馆果断决定:全力争取安顿同胞乘坐肯航班机,同时尽快租用包机,务必以“最短时光安全撤离同胞”。

  这是一场与时光的赛跑。当时,中非政府各部门已陷入瘫痪,首都班吉社会秩序十分混乱。使馆人员在最短的时光内联系航班、购买机票、租用包机,为我同胞加急办理证照、第三国签证等必要手续。经过整整7天的继续奋战,截至12月27日,共撤出华侨华人及中资企业员工317人,我在中非同胞绝大部分安全返回祖国。

  2013年1月下旬,在非盟和联合国斡旋下,中非组成联合政府,反叛武装头目入阁,局势趋缓。出于设备安全和工程进度考虑,一些中方人员连续返回。3月22日中午,我出席中方援建的宾博医院抢救车交接仪式刚返回使馆,便得到消息说联合政府总理蒂昂盖伊与我分别后即被非盟维和部队维护起来,叛军已突破达马拉防线,向首都进发。多国部队未加抵抗。我电话询问法国驻中非大使,回称班吉危在旦夕,但法国军队不会干预。

  使馆赶忙启动应急机制,通知中方人员到使馆暂避。两个小时后,67名中方人员带着重要资料和随身物品赶到使馆。中资企业的数十辆汽车停在使馆,安全无虑。国内得到使馆汇报后指示,以人为本,外交为民,确保公民和企业及使馆安全。

  我向大家讲解形势发展,着手预备第二次撤侨。两个企业代表团分别在广州和卡萨布兰卡机场前往中非,赶忙通知取消行程。

  使馆连夜与法国人和黎巴嫩人经营的各有一架小型飞机的包机公司联系,定妥舱位。23日一早,30人在使馆外交官陪同下前往机场,分乘两架包机离境。剩下的37人将于下午离境。为防御有变和登机方便,包机公司经理也被请到使馆,随我方人员一同前往机场。但6辆越野车却在沿途遭遇手持棍棒刀具的市民拦截,高喊外国人不能丢下我们不管,石块雨点般砸来,道路已被切断,使馆车辆只好掉头返回。停水停电已近30个小时,酷热难耐。使馆同时得到消息,“塞雷卡”已定于24日晨进攻首都。

  24日凌晨4时,中方6辆越野车趁着夜色再闯机场。我事先已与法国大使通话,请法国士兵放行。当车队强行突破路障,刚到机场停稳,周边便响起密集的枪炮声。这是一场与时光赛跑的斗争,我们赢得了一个时光差!

  我留守使馆,亲眼看到叛军车队从使馆门前的烈士大道入城的情形,也目睹了叛军抢劫使馆旁边的总理府和对面的高级住所区的场景。叛军在城里抢劫得手后,装满物资的车辆又呼啸着往城外开去。

  在国际社会斡旋下,过渡政府成立,非洲维和部队升格为联合国维和部队,欧盟派出1000名警察维持首都秩序。中资公司先后又有30多人返回,实地了解情况和探索恢复有关工程的可能性。

责任编辑:天天头条新闻网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12-2018 四川志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0208308号-2  技术支持:优站网络

电脑版 | 移动版